谈法论道-黑龙江杨凤义律师事务所(齐齐哈尔市最大的法律类网站)
网站首页         精英团队         法律家园         新闻视点         法治社区         谈法论道         法律大全         百家争鸣         欢迎赐稿         合作伙伴        
法治之于国家

犹如健康之于身体

灵魂之于人类

我们将在法治理想的召唤下

捍卫法律的尊严

描绘法治的宏图、正义、责任

 

杭州飙车案 拷问司法公正社会公义


加入时间:2011-6-19 15:39:21



谭卓的亲友及网友自发到事故现场悼念。

出事后,肇事者胡斌的同伴在街头说笑。

  尽管“5·7杭州飙车案”已过去数日,但其引发的舆论热潮仍未退去。人们质疑,肇事者已有前科足以被吊销驾照,是谁放纵了这一辆疯狂的跑车?肇事者的家庭背景会否影响警方办案?而一个草率的“70码”,践踏、抹杀了政府机关多少公信力?虽然人们最为关注这起惨案最终如何定性,目前尚待论证,但如何消弭这辆疯狂的赛车所带给当地的阵痛,对于当地政府而言,似乎更是一个暂时无解的课题。本社汇选有关论点,供读者参考。(评论员:柯 冠)

  第二页:富家子飙车酿惨案 小伙命丧斑马线   第三页:飙车公害困扰杭州 政府涉嫌不作为
  第四页:“欺实马”糊弄老百姓 阳光办案受质疑 第五页:悲剧印证财富暴力 民众愤怒非仇富

一、富家子飙车酿惨案 小伙命丧斑马线

1、改装跑车闹市狂飙 浙大高才生丧生斑马线

  这本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5月7日,一辆疾驶而过的三菱改装跑车,撞飞了一名正在斑马线上行走的年轻人。但随着这起交通事故被争相报道、转载,不仅引爆了网络舆论,继而演变成一次持续发酵的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公共事件,恐怕是许多人未曾料到的。(北京《中国青年报》)

  20岁的肇事者胡斌是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大三学生,家境富裕、酷爱赛车,曾获得过杭州首届卡丁车大赛冠军。被撞死的谭卓2006年毕业于浙大通信工程系,现于软件公司工作,读书及工作表现均十分优秀,近期正打算与相恋9年的女友结婚。事发后,谭卓女友悲恸地哭诉:“我还没来得及嫁给他。”围观者称,肇事小伙态度很差,在谭卓被撞死在地后,幷未下车去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撞死人还不当一回事。(北京CCTV网)

  根据目击者描述,事故发生在杭州城西一个热闹的路段——西湖区文二西路,事故发生时,肇事的红色三菱跑车正与一辆法拉利和一辆保时捷飙车。事发时,谭卓由南往北走在斑马线上,本该靠北西行的跑车,竟飞速驶过路中的黄实线,在靠近大路南边的斑马线上,撞飞了谭卓。据案发现场附近一名保安称,当晚8:10左右,3辆跑车“轰轰轰”飞过,“人被撞后飞起四五米高,掉下来后,离斑马线已经有20多米远了,脑浆流了一地。当时两个路过的小姑娘,吓得抱头蹲了下来。”“撞上的时候,没有任何刹车的声音,只是很沉闷的一声巨响,跑车居然还开了近50米才停下来。”(新加坡《联合早报》)

  “行人频频在斑马线上被撞死,这完全是对社会秩序和现代法治的一种莫大讽刺。”一位网友说,谭卓的遭遇不是一个人的悲剧,从他的悲惨遭遇中,我们每个人都难免会产生强烈的战栗:行走在理应代表着安全的斑马线上,却根本没有什么安全保障。(广东深圳之窗网)


2、杭州媒体集体失语 权力干预阴影再度现身

  这样的事件,这样的场面,理应醒目地出现在杭城各家媒体“杭州新闻”的版面上,但除了《都市快报》第二天作了报道,其它杭城的平面媒体,几乎一概付诸阕如。杭城媒体的新闻之争,近乎白热化,但号称发行量位居全球前50家的《钱江晚报》,却异乎寻常地失语。(湖南红网)

  据悉,因为“接到了有关部门的通知”,所以杭城本地媒体方才出现了“集体性静默”。就在人们期望有关部门能够尽早还原事件真相的关键时刻,权威信息发布却缺失了。让人不能不怀疑,如果没有看不见的手操纵,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常之事?(上海文新传媒网)

  但因为有各大网站的全力报道和追踪,谭卓之死终于演变成一起影响全国的公共事件。显然,在信息来源和传播渠道越来越多元的时代,应对此类事件,杭州的相关政府部门在前期表现得相当迟钝。直到5月11日晚,才向公众明确表示,肇事者“具体超速程度,还需要综合分析现场勘验、证人证言、影响资料、车辆鉴定等多方面因素”。(广东《时代周报》)


3、杭州最强“人肉搜索” 网络舆论再次彰显力量

  其实,早在官方发稿前,网民就已经展开了对胡斌的“人肉搜索”,次此“人肉搜索”号称杭州史上最强。当晚,杭州本地人气最旺的论坛“19楼”上,就出现了一篇附有现场照片的帖子《富家子弟把马路当F1赛道,无辜路人被撞起5米高》,引起杭州市民公愤,网上论坛一片声讨:“一个人渣撞死一名才子”。接下去的几日里,在强大的“人肉搜索”下,胡斌和他的家人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等,相继曝光。(上海新民网)

  通过现场肇事车浙A608Z0的牌号,网民搜索发现,事发前胡某就有与同伴驾驶跑车在市区道路上飙车的经历。2008年12月1日,在杭州建国北路乐购超市附近,这辆涉嫌改装的跑车就在路面上玩起了“漂移”,当驾车人准备离开时,巡逻的交警恰好路过,车被拦下。

  在车辆违章记录里,网民搜索到,这辆肇事车还有超速的“前科”:2008年12月7日,该车在沪杭高速公路往杭州方向限速120公里的地段,违章超速,时速高达210公里,超速75%。

  胡的“QQ空间”也被网民找到幷破解。网民看到,主人心情在5月8日凌晨2时49分被更新:“一片空白,闯大祸了。”这一“更新”让网民们质疑,在涉嫌刑事责任的情况下,肇事后,胡没在第一时间被刑拘,竟还能回家上网?

  搜索到的信息,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追问,这样一个富家子,无论怎样飙车、怎样违法,执法部门为何熟视无睹?在网民看来,这样的执法行为,显然比胡某的违法行为更可怕。网民认定,敢把城市道路当F1赛道,肇事者的家庭背景肯定会影响警方办案。

  随后,围绕肇事者胡斌,“人肉搜索”更加深入,胡的校内地址被曝光,更多的详细资料被公开。除了胡的个人信息,其家庭信息也遭到了网民的人肉搜索。从5月9日凌晨开始,陆续有网民公布了肇事者胡斌及其父母的身份、职业、工作单位、家庭住址及联系方式等内容。有网民披露称,胡斌的母亲也就是肇事车车主名叫陆红英,是杭州一家网络通讯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时还是市政协委员。(北京《中国青年报》)

  不可否认的是,在飙车案步向公正处理的过程中,网络舆论(包括人肉搜索)无疑再次扮演重要角色,甚至起到了关键的促进作用。这固然是网民又一次胜利,但何尝不是法治的再一次悲哀。这不能不让人觉得,法治的进步其实很有限。(湖南华声在线网)

二、飙车公害困扰杭州 政府涉嫌不作为

1、杭州飙车愈演愈烈 “富二代”成为“漂移族”主力

  近年来,非法“飙车”行为开始在国内一些大城市出现,展现“汽车漂移一族”的电影《头文字D》的场景常常再现于现实生活。北京出现过“二环十三郎”,即车主用13分钟“飙”完北京二环路。在上海,一些高架道路由于路况较好,也成为“飙车”主要场所。(湖南《潇湘晨报》)

  飙车,在杭州已然成为一种社会公害。在很多当地人的印象中,杭州成了飙车者的乐园。而在疯狂的飙车族车轮前,谁都有可能是下一个被撞飞的人。杭州警方说,今年1至4月,该市查处机动车超速303887起,其中超速50%以上31163起。谭卓案后,肇事者胡斌及其同伴被当地民众冠以“飙车党”称谓,而文二西路则是他们锺爱的路段之一。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晚上开车一般都不敢往那边走,因为附近飙车的人很多。当地居民说,以前每过晚上12点,就能听到楼下马达的轰鸣声。(香港中评网)

  胡斌的肇事车上贴有三家汽车俱乐部的标志。车祸发生后,这些俱乐部纷纷撇清和胡斌的关系。业内人士称,杭州的玩车人员分成“成功人士”和“富二代”两批。“富二代”这批人的年龄基本上在20岁上下,有的还在念大学,但父母非常有钱。“这批小鬼喜欢出风头,最容易出事的也是他们。”(四川在线网)

  杭州,这座一直被马达惊扰的城市,在谭卓案后变得更加焦虑。事发后,已经有数千名浙大学生和普通市民自发前往出事地点为死者谭卓举行烛光哀悼,同时呼吁政府严惩凶手。人们的愤怒,是对屡屡危害公共安全和公民生命的城市飙车,迟迟得不到惩处和遏制的痛诉与不满。(广东21CN网)


2、胡斌早有超速前科 飙车成公害,交警须反思

  对于备受关注的杭州“富家子飙车案”,杭州市公安局负责人日前表示,对该案的处理,公安机关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严格、公正办理。

  但是,“公正办理”的承诺不仅没有打消网友的疑虑,反而引来更多的愤怒和责问。从某种程度上说,富家子弟敢把城市街道当作F1赛道,就在于杭州交警过去的不作为、不公正。网民通过搜索肇事车“浙A608Z0”发现,该车有数次超速“前科”。不仅存在私自改装的嫌疑,,而且在限速12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时速高达210公里,超速75%,为何不被吊销驾驶执照?如果杭州交警能够做到“公正办理”,当时就把飙车的“富二代”挡在城市马路之外,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北京《新京报》)

  经过改装的车辆,何以“多次违章、超速记录”,却毫发未损,这才是横在人们心底的疑问。是谁放纵了这辆疯狂的跑车?为什么要法外开恩?还有多少超速车主享受了豁免待遇?在这期间,有没有腐败和权钱交易?对他网开一面的有关人员,是不是间接行凶者?显然,杭州警方在公正办理“富家子飙车案”之前,先要自查自省。(北京华夏经纬网)


3、公共管理部门失职 飙车案涉嫌政府不作为

  事实上,早有媒体质问过:杭州还有几条“飙车大道”?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血的教训,不能换来公权部门对这一问题的重视?那些明显经过改装的大马力跑车,为何始终能在公共道路上狂飙无阻?无辜市民屡屡葬生飙车族车轮之下,谁又应该承担责任?(广东21CN网)

  案发前,事发地的群众多次向主管部门反映此地飙车现象严重,发动机的轰鸣声成为扰人“恶梦”,但直到悲剧发生后,有关部门才出台严厉打击的相关举措。人们担心的是,事过境迁,不久的将来,飙车一族又会卷土重来,谁能保证不会出现下一个“胡斌”?(广东深圳之窗网)

  飙车夺命案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公共交通管理的悲剧。当超速飙车成为富人的休闲运动,当飙车成为一种城市公害,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将生活在恐惧之中。这起交通事故所引发的汹涌民意,不只是为一个青年才俊的非正常死亡惋惜,也不只是为“富二代”的狂妄和对死者的不敬而感到愤怒,最重要的就是对交警等公共管理部门失职失察的不满。(湖南华声在线网)

三、“欺实马”糊弄老百姓 阳光办案受质疑

1、飙车案件疑点重重 凸显公正执法信任危机

  “杭州富家子弟飙车案”发展到今日,俨然已升级为一起全国性事件,公众对此事件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时下的“猪流感”疫情,一些细节被反复传播,质疑声不断,成为民众情绪的聚合点,凸显了社会对公正执法的信任危机。(北京财经网)

  让人不解的是,通常在涉及刑事责任的情况下,肇事者当晚是不能离开公安机关的,但胡斌居然在5月8日凌晨2时在其博客上更新了“一片空白,闯大祸了”的内容,胡斌又是怎样在肇事后解除强制措施,获得回家的特殊待遇呢?一些网民由此担心,这一交通事故最终能否得到公正处理。(内蒙古新闻网)

  另据《浙江日报》披露,在事发现场,处置此案的交警在肇事者母亲长时间电话联系的前后,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微妙的变化”从何而来?又一次让人们打上一个大问号。(中国宁波网)

  再从一些未经证实的信息来看,胡斌家境在相对富裕的江浙算得上“殷实”,但未发现更“显赫”的背景,但是,与胡斌一起飙车的同伴翁振华是杭州市某领导儿子的传闻正在坊间传播。5月13日,杭州市政府新闻办发表声明称,经核实该传闻不实,翁振华其父实为浙江一建筑器材有限公司企业主。虽然这有助于澄清一些传闻,不过,要取得公众的信任还远远不够。尤其中国长期以来缺乏公开、透明的办案程序和机制,很多重大案件的处理往往疑幕重重、难见阳光,是导致公众不信任的关键。(天津北方网)


2、飙车案催生“欺实马” 公众仇富还是公权护富

  5月8日,杭州市西湖交管部门匆匆忙忙召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车祸事故的处理进展。警方对飙车案的初次通报,虽然不能确切地说警方偏袒,但其轻率、不严谨的表态,却让人觉得警方在替飙车肇事者开脱:如“飙车车速70码”、“飙车只是民间说法”等都引发质疑,也让人怀疑富人财富对执法公正的干扰和影响。此不但没有平息舆论,反而火上浇油,进一步加剧公众的质疑。如果公共舆论事件因此而升级、升温,首先反思和检讨的,只能是那些企图蒙混过关和愚弄民众的责任部门。(北京中国网)

  本次事故而言,逝者被撞飞5米多高、20多米远,警方居然采信了肇事者一方“当时车速70公里”的说法,简直有些匪夷所思。到底是公众“仇富”,还是公权“护富”?由于警方认定了“70码”这个数字,一些网友很快在互动百科上创造了一个新物种——“欺实马”,以此讽喻警方在通报会上的说词,表达对警方可能难以公正办案的不满与担心。(北京《北京青年报》)


3、事故定性备受关注 胡斌最终会否从轻发落

  据新华网报道,5月15日,杭州市公安局已经以胡斌涉嫌交通肇事罪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胡斌将按“交通肇事”量刑还是“危害公共安全”量刑,将受到怎样的处罚,成为令人关心的焦点。(香港中评网)

  但据瞭解,尽管该案情节恶劣、民愤极大,但依据我国的现行法律,最终较大的可能仍将是作为交通肇事罪来处理。这起案件也折射出我国在公共安全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制度缺失。在国内的各大城市,公路飙车早已不是个案。某些人为了追求所谓“速度”、“刺激”,完全无视他人的生命安全。但交警部门在限制这种行为方面,却显得束手无策,依然只能停留在罚款和扣分上。(广东《广州日报》)

四、悲剧印证财富暴力 民众愤怒非仇富

1、财富暴力令人发指 牵动社会矛盾敏感神经

  “夜里开开嘛,天还这么早,怎么好开的……”这是事发现场目击者记录下来的,来自与肇事者有关的一位黑衣女士的话语大意。一网友认为,这显然幷没有指责肇事者在城市道路上飙车的意思,只是责怪不应该太早上道,让人匪夷所思。而在网络上公布的一张现场拍摄的照片里,面对这桩惨烈的车祸死亡事件,这些年轻人还在路边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广东深圳之窗网)

  这次的杭州车祸,其实公众的愤怒更多的是源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对生命的漠视,源于这个社会越来越深刻的裂痕。晚上8点在杭州市区飙车,出事之后一帮狐朋狗友依旧谈笑风生,肇事者一家想到的不是安抚死者而是尽快靠关系摆平,于是,当“富家子弟”、“飙车”、“撞死人”,这几个关键词放在一起时,就产生了微妙的效果,这起交通肇事再次撞击了公众的脆弱神经,不由得演变成为了一起对富家子弟情绪宣泄的公众事件。而这起交通肇事案留给我们的思考应该还不仅仅限于如此。(北京CCTV网)


2、民众反应幷非仇富 谭卓之死引发公共焦虑

  其实,在飙车夺命案中,让人同样感受甚深的是社会撕裂、阶层断裂的社会悲剧。但是,公众的怨声怒气不是什么仇富,而是仇视执法不公、担心强权对弱民的侵害,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对长久以来的执法惯性和制度不公的极度焦虑,即对权利屡遭侵害的现实的强烈反应。(湖南华声在线网)

  人们在感叹财富的巨大魔力之后,一种潜藏于心、深深的公共焦虑感便油然而生——富人拥有财富几乎可以获得一切,甚至连公共资源都可以成为供其任意支配的“消费品”,他们随时都会因财富的挥霍、欲望的放纵而干扰社会秩序和破坏公共安全,压榨普通人的权利空间。(北京国际在线网)

  其实,“仇富”幷非出自嫉妒和眼红,而是由于大家公认一个强势群体破坏正常秩序和正义规则,至少是他们容易破坏这种规则。“仇富”的理由就在于:富人破坏公正规则,也只有他们才可能对合理规则产生较大的破坏力。(上海《东方早报》)


3、贫富鸿沟不可忽视 消除仇富有赖社会公正

  综观事件,有人认为,肇事者身上的“富人”标签,无疑放大了这起交通事故的含义。在网络上广为转载的是8日发表在“19楼论坛”的一个帖子,题为《富家子弟把马路当F1赛道,无辜路人被撞起5米高》。从媒体专业技术上看,这个标题提纲挈领,而且形象生动,易于传播,为此事件一跃成为公共舆论的焦点起到了关键作用。“富家纨绔子弟(或称‘富二代’)”和“平凡上进青年”的标签就牢牢地贴在了它的身上。(北京《中国青年报》)

  为此事件的公共化当推手的,除了杭州警方贡献的“70码”之外,还有一些试图阻止媒体报道的传闻,以及天涯网上出现的一大批新注册的为肇事者进行辩护的ID.出于对“五毛党”的愤怒,这些辩论吸引了更多的网民前来揭露和声讨。(广东南方报业网)

  有人呼吁就事论事,不要扩大舆论,乱贴标签。然而,从上述列举中可以看到,假如没有这些标签,此事件就不可能成为群情激愤的公共事件,就不会引起广泛的关注,从而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这样的话,它就真的“就事论事”地掌握在交警手里,按照“70码”的倾向进行处理了。

  可悲的地方恰恰就在这里,一起事件中,无辜的生命被剥夺了,幷不足以引起重视,更有可能得不到公正处理。它还必须有足够多的标签,让网民愤怒,让市长批示,才能找到走向公正的方向。(香港凤凰网)

  要想使当前的社会鸿沟被削平一点,最要紧的,是尽量在制度上突出公平二字,免得不公平戕害整个社会的进步。在国内著名的“小资”网站豆瓣网上,署名“跳房子”的留帖就说:“这件事情涉及的是我们国家法制是否公平公正、政府工作透明度公开化和媒体舆论权利的问题……如果国家法制公平公正就不需要我们在网上瞎操心了。”也有人认为,“肇事者的家庭背景其实幷不重要,比他们有钱的杭州人比比皆是。问题关键在于,如果这个案子不能得到公正、公开处理,这个城市居民的安全信心将受到严重影响。”(新加坡《联合早报》)

来源:中评网


 
 
 
版权所有 杨凤义律师事务所
地址: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中华路65号
电话:0452-2125148 传真:0452-2136111
邮箱:458548516@qq.com